[台北] 韓國瑜10/27走出同溫層 青年政策論壇 逐字稿

韓國瑜:Hi~哈囉~大家好大家好,很高興很高興很高興,開心開心,啊哈。各位青年朋友、各位新聞界的好朋友,還有我們美麗的主持人歡歡。大家晚安,大家周末快樂,大家好!開心,保持微笑,放鬆心情,交朋友,然後探討問題,好嗎?

感謝中天電視提供直播影片

主持人:

這是我們看到現場有很多的,好像有聽過自己身旁的朋友是,討厭韓國瑜的。但是我們韓市長卻從來沒有放棄過年輕人的未來。

對,所以今天我們韓市長特別帶來了,給青年朋友的青年政策,所以呢,你可以討厭韓國瑜,但是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年輕人的未來。

現在我們就正式的,要請我們的中國國民黨的總統參選人,韓國瑜韓市長。

韓國瑜:

歡迎大家,就是聽過討厭站這裡啊?哈哈哈哈哈,非常好,完全正確,很多人都聽過喔?你可以我討厭我,也可以不要投票給我,沒問題,但是麻煩必須了解我,看看我的政策。

我想,我是最關心年輕人的總統候選人,這不是吹牛的,這我很有信心,但你可以繼續討厭我,完全OK,好不好?我也年輕過,謝謝。

主持人:

那我們就請我們五十一到一百號的朋友,到左邊來囉。那也請我們的韓市長,到後面。

主持人:

那我們邀請到我們國政顧問團的總召,張善政張院長。

韓國瑜:

我們張院長也來了。

主持人:

歡迎我們張院長。

韓國瑜:

我們張院長是科技的人才,美國康乃爾的。

主持人:

我們同時還要請到我們國政顧問團的副總召,蔡玉玲蔡政委。

主持人:

歡迎我們的政委,在我們的左邊。

韓國瑜:

我們張院長、蔡政委,我們今天在這邊跟大家好好聊聊天,好不好?來,請坐。

主持人:

那我們馬上就來聽聽看,我們就是韓國瑜參選人為我們帶來的這個青年政策喔。

(主持人安排座位、開場)

韓國瑜:

謝謝,謝謝各位年輕的朋友,犧牲你們這麼寶貴的星期假日來,還有我們張前行政院長、蔡前政務委員,各位媒體女士先生,我非常開心跟年輕朋友相聚在一起,感情可以交流,心中所思,所憂所慮,我們可以自由交談,是非常棒的。

我想先請大家思考一下,過去這兩三年,不管自己、周遭長輩、直系血親,或者其他的相關的親朋好友,這三年多過得好不好?不管是經濟、不管是各方面,還有社會的氛圍,還有整個我們對外的感覺。

那當然你們很多就學的,就包括你的學業,這方面自己去思考一下,這兩、三年。我想我不用講太深奧,不用講太多的政策,那你現在立足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號,這個點上,回想過去兩三年的光景,看看現在,展望未來。

你是懷抱得無比的信心,充滿著樂觀進取,而且,非常有必勝的把握,在人生旅途的道路衝刺上,還是茫然?不知道未來會面臨到甚麼樣的挑戰?這個是很重要的。

同樣我在你們這個年紀,平均年齡大概二、三十歲,我是騎了一台十幾年的野狼摩托車,白天讀大學,晚上當警衛,還有飯店的接線生,半工半讀。

那個時代,幾十年前跟你們現在是完全不一樣,所以我要請你們要去思考一下,各位年輕的好朋友,這幾年來,過得心裡面充滿了信心,對未來充滿了樂觀跟期待?還是憂心忡忡?這第一個思考。

第二個,要請你們思考,你們同年齡的新加坡的人,他怎麼樣?你今年二十三歲,想想新加坡二十三歲,你今年二十五歲,想想上海的二十五歲,你今年二十一歲,想想東京的二十一歲的孩子,跟你的年齡,他們面臨到的條件跟狀況,再想一想,泰國曼谷,跟越南胡志明市,或者馬來西亞,想想看跟你同年齡,他們的競爭狀態,跟你比起來,誰優誰劣?去思考一下。

第三,要請你們思考一下未來,人生旅途上,你們是旭日東昇,就像我們過年的時候春聯貼的一樣,三陽開泰,為什麼不是五羊?

你們現在生命是三陽開泰,一陽,就是冬至,一陽,就是冬至要到了,二陽、三陽,就是春節要到了,你們的生命是最旺盛的時候,未來還有幾十年,我這個年紀已經老陽了。

所以你們未來會面臨到甚麼挑戰?你知道?還是不知道?你了解?還是不了解?這是我們擔憂的,我們generation這一代非常擔憂的重點,你們知道不知道?我覺得這都是我一些比較擔心的。

我最近提了兩個政策,很震撼人心喔。

第一個,台灣下一代的孩子必須全部實施中英文雙語教育

第二、台灣所有的大學生,跟研究所的碩士班,這七個年級,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研一研二研三,只要在兩個前提之下,第一個,你有意願、第二個,你有實力。

去外面英文不會說,到阿拉伯世界,阿拉伯話不會講,到日本你日文又不會,你準備好了,你就出國當交換學生一年。

這我推的,很多人酸言酸語,講一些風涼話我完全不在乎。因為我知道,你們面臨到到什麼挑戰?你們沒有雙語的能力,沒有國際移動的能力,在人生舞台上,你站在拳擊場上第一個回合,就被人家打趴下來了,第一個回合,沒有辦法!

我們這個年代還可以吸哩呼嚕,語言不好,還坑坑巴巴弄下去,你們這個年代一定要國際接軌、雙語,這是我最近提出兩個政策,就是我跟張院長,我們國政顧問團,其實我們已經看到未來的挑戰,非常的巨大,而且時間、時間並沒有站在台灣年輕人這裡,並沒有,所以我們就提出來這個。

所以今天你們有任何意見、任何想法,不用客氣,我們張院長跟蔡政委,都是很喜歡跟年輕人在一起。

我開場白講那麼長,不好意思,有一點點嚴肅,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們的憂慮,好不好?我們等下自由交談,越辛辣越麻辣越好,千萬不要客氣。好,謝謝。

主持人:

好,我們請張院長幫我們補充說明一下。

張善政:

好,韓市長、還有蔡政委,各位年輕朋友,大家晚安。

我們國政顧問團擬出來的政策,一定要跟相關的人,面對面的座談、接地氣,那我們在座談的時候,一定把我們擬好的,七八成成熟的東西,端出來說你看這樣子好不好,有沒有甚麼意見?

但我們今天一條都不拿出來,因為你們年輕人會說,那你都想好七八成,你問我幹什麼?我們今天來這邊歸零,我們擬的東西,說不定有合你的胃口,說不定有不合你胃口,你不要有這樣先入為主的觀念。

我們今天把我們紙都收起來,然後假裝我們沒有任何青年人政策,完全聽你們講,你們就不會說啊你都想好七八成了,你還問我幹甚麼?所以這個是接地氣,我們非常重要,但是我們這場接地氣,其他政策接地氣完全不一樣。

別人說你要跟我談你拿東西來,我說我們有七八成,今天不是這個樣子。

我們很在意年輕人的未來,雖然我們已經不是年輕人了,我的兒子今年不到三十歲,在國外念書,我常常在想說,他唸完書以後,他到底會不會回台灣來?

他是我唯一的兒子,少子化我是罪魁禍首之一,因為我只有一個兒子,我常常想說,他如果不回來,再二十年以後,我到八十歲的時候,我那個時候是不是真的是只有一個人?

我怎麼樣可以讓他,不要是因為唉呀我爸爸在台灣一個人,我一定要回去照顧他,我不要他因為這個理由回來喔。

我一九七六年大學畢業,所以大家推算一下應該知道我幾歲,一九七六年大學畢業,然後呢,我就出國去念書,老實說,一九七六年畢業這一屆,可以說是到國外念書是一個轉捩點。

一九七六年已前出國的,幾乎都出國了以後都不會來了,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幾乎都不回來了。

一九七六年出去的這一批,就是我這一批啊,在一個轉捩點,什麼轉捩點呢?我們在國外念書念了四年半年、五年拿到博士學位,那個時候,剛好台灣開始這個經濟繁榮,政治開放,所以很多人覺得回台灣,工作也機會不錯,也可以高談闊論很多政治性的問題。

有一位我以前在國外的朋友,叫蔡丁貴聽過沒有?剛好在康乃爾大學,跟我是土木系的同學,後來回台大教書,他又跟我是在土木系的同事,但是我比他在康乃爾大學早畢業。

有一天在電梯裡面碰到,我比他早畢業,我說丁貴,我今年夏天要回台灣了,我說我要回台大,台大給我一個教職。

他滿臉問號看著我說:回台灣?你回台灣幹什麼?蔡丁貴各位知道他的政治意向,他覺得那個時候回台灣是不可思議,但是蔡丁貴後來也回到台大土木系教書。

因為那個時候政治氛圍開放,回台灣我不會被抓起來,我可以在土木系高談闊論,結果,我們兩個又在台大土木系變成同事。

那個時候,我剛才講的,經濟開始上來,政治開始開放,所以大家覺得說回台灣,物質待遇不錯,精神上面想要高談闊論也不錯。

我在國外念書時候,碰到一些,剛才韓市長講到新加坡,碰到很多新加坡,到美國念書的,也是華人,當他聽說你是台灣來的,眼睛裡面都流露一些羨慕的表情。

因為老實說,那個時候台灣比新加坡好太多了,我們看到新加坡人,我們也非常無名的驕傲感,我們是台灣來的,你們是新加坡來的,我們是台灣比你們新加坡強,但是後來不是這個樣子,韓市長也了解。

好,後來我就回到台灣來,一九八一年回台灣到現在多少年大家按一按、算一算,我從來沒有一天後悔過回台灣的,因為那個時候給台灣、台灣給我們的機會是很好的。

現在很多朋友問我說…原來只有三分鐘,我再講超過了,我知道,沒有人在旁邊舉牌子…

這個,很多人問我說,張善政你現在這個青年政策,你現在要面臨,高中畢業生說不定就要跑到國外去念書了,或是大學畢業生畢業跑到國外去就業,現在把這些人不要讓他們出去唸書,不要讓他們出去就業,留在台灣。

我說對不起,我沒有辦法,腳在他們身上,我們能做的,就是當年幾十年前,當年我們台灣經濟繁榮、政治開放,我們自然就回來了。

現在我們要做的,不是說,你現在去哪裡、香港上班,薪水比台灣好一倍,我怎麼樣?找錢補貼,補貼再怎麼補錢也不夠花,對不對?

所以我說,我們不可能明天就改變這個情況,我要做的,就是我們的政策,讓台灣可以慢慢變好。若干年後,五年十年後,台灣這個環境,讓今天出去念書就業那些人,覺得台灣值得回去,讓他們覺得說…

就像我,一九八一年回台灣來的時候,我回來從來沒有一天後悔,包括蔡丁貴這個非常台獨的人,也願意回來。

那個時候氛圍是這個樣子,我希望我們這個政策可以讓我們的台灣的這個情況,包括經濟、政治各種氛圍,讓他們出去幾年,覺得說我要回台灣去,然後呢,他這幾年也在國外打拼、或在念書、所學,回台灣來帶回台灣的,又是另外一些貢獻。

有人說張善政,你說你在美國念完博士學位,半年就回台灣,你是真的是有心回台灣,對台灣貢獻很大。

我說你不能這樣說,我說翁啟惠,翁啟惠在美國念完博士學位,在美國就業變成美國非常傑出的生技醫學學者,他在美國不知道有多少年?少說也有二十年,然後有一天他回台灣來的時候,就直接是中研院的院長。

你說,他在美國這二十年對台灣沒貢獻嗎?不是的。二十年以後回到台灣來,突然之間中研院變成一個非常有水準,院長非常有水準、國際水準,幾乎可以拿諾貝爾獎的一個人來擔任,這個時候在國外的二十年的磨練,每一分每一天每一天帶回台灣來,都是非常有貢獻。

因為我不會急得說,拜託你們不要到國外去唸書,我覺得你們如果覺得真的,國外有吸引力的地方,就勇敢出去,然後期待我們這些人讓你若干年以後,覺得回台灣是值得的。

然後你在美國、不只在美國、在國外、海外念書就業的每一份功夫,帶回台灣來,台灣會感激你說,你出去念書就業,一點都沒有浪費,你的貢獻絕對不只、絕對不亞於當年留在台灣念書、留在台灣就業,我希望我們能夠創造這個氛圍,所以在今天我說我們這個政策。

雖然,我們擬了一些,可是我們都不拿出來,我們今天來這邊是腦袋歸零,完全從這裡開始聽你們想你們要甚麼。

如果說,你們要的跟我們擬的不一樣,回去把這一張撕掉,我們從頭開始。但是今天我們百分之百的尊重,也希望大家了解說,我現在我們現在希望年輕人就是覺得說,我今天不管留台灣,還是到海外去,終有一天我覺得台灣是一個值得我貢獻的地方。

回來就像我剛講我兒子,也希望有一天,他回來不是因為我在台灣是因為我一個人,而是因為我們幫台灣變成一個環境,讓他願意回來,謝謝大家。

主持人:

我們蔡政委有沒有要補充說明的?

蔡玉玲:

韓市長、張院長,各位年輕的朋友大家晚安,我再我簡單補充一下。其實我們國政顧問團開會的時候,我們那個板子上面,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上面會有就是這個政策要花多少錢、這個政策花多少錢,所以我們財政組呢,就要開始了開始算,這樣總共多少錢。

所以有一天晚上開到我們開到九點多,我回去的時候就感觸非常深,這有一點像家裡,如果你今天有非常多錢,你就可以買很多東西,你就甚麼都可以做,對不對?

你可以買房子、你可以買車子、你可以去玩,但是當我們的錢如果不是那麼多的時候,怎麼樣去用這些錢就非常重要。

所以我們每次在這個討論裡頭,我們總共有二十四組,但是最後最後我們大家都覺得投資年輕人才是我們最重要的事,所以所有的錢只要碰到年輕人有關,我們大家都覺得應該要把錢放在投資年輕人上面。

所以這一件事情是,我自己覺得感觸最深了,因為投資年輕人才是投資未來,才是對我們大家來講,就是儲蓄我們的未來。

那最後我想要用一個例子來跟大家分享,我記得我在當政委的時候,我在推Maker,就是自造者運動,Maker Movemen。

當時有一個國中生,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他的父母其實每天非常忙,我記得是在夜市裡面工作,他自己上網看所有的資料,他可以拼出一台3D列印,他還可以靠這個賺錢,然後他還可以在網路上教很多,因為他不懂的時候他就在網路上問,他還可以在網路上問外國朋友。

然後有一次我們辦Maker的、相關的Maker Movemen活動的時候,然後他認識的外國朋友來台灣,結果我那一天就聽他講一句話很有意思,他說,我在線上用英文談比較自在,見了面我反而不知道怎麼講。

我只想用這個例子,來跟大家分享說你們的世界,跟我們當年是不太一樣,非常的不一樣,所以我們在擬定政策的時候,我們也一直在思考,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讓你們可以在未來十年二十年,你們有一個國際的競爭力。

所以我想韓市長一直在提的,語言的問題,以及我們一直在提的說,要出去看一看,因為這個世界真的非常非常的廣大,就是你們的舞台,可以是非常非常大的。

所以我常常在演講的時候,我都喜歡用一個ending,就是說實體世界的台灣只是一個小島,但是在網路虛擬世界的台灣,一定會比實體世界台灣更大、更美好,謝謝。

主持人:

謝謝,那我們聽完了我們市長還有院長以及政委所跟大家說的話,那接下來我相信現場年輕朋友們一定有很多的問題,想要直接想跟市長做直球對決的交流。

感謝澄清唬冰編親打的逐字稿。

(休息一下,總共四頁,頁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