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韓國瑜10/27走出同溫層 青年政策論壇 逐字稿

(移開講台讓市長坐在前方階梯,準備發問回答)

韓國瑜:

不要問我幾歲禿頭喔,三十二歲,不回答了。

韓市長,剛剛韓市長有說我們可以問辛辣的問題,我剛剛在進場的時候,也碰到有一些團體來向市長請問,就是說,現在蘇貞昌院長,也常請問你,就說你現在高雄市市長,然後你現在馬上要請假,要帶職參選,那你對於這個問題,你有甚麼回答或說法?關於你要請假或是帶職參選這個事情,我想這也是年輕人很在意的事情。

提問

韓國瑜:

謝謝,請假是完全依照法律的規定;第二,目前為止大概有三十位左右的議員,也是帶職參選立法委員;第三,行政院長蘇貞昌本人跟立法院蘇嘉全本人,也有帶職參選;第四,國外包括美國總統歐巴馬,他是聯邦參議員,大概做不到兩年也參選。

所以我時常講一句:天意與民意之間,我徘迴不已,我的內心的衝突性很強烈。這句話是我心裡的話,天意與民意之內,我的內心的衝突性很強。

那事實上從今年春節開始,這個衝突感就是存在的,一直在掙扎,到最後有一天突然把我的民調放在一個民調調查裡,一枝獨秀衝起來之後,這個事態就這樣發展了。

所以,反過來講,我也沒有違法申請請假?我完全是合法的。

第二就是感受的問題,包括您本人,都不見得能接受,哪有市長做那麼短就出來選的?可是民調,確實是,在我藍軍裡面是一枝獨秀、是贏的。

事實上您仔細回想,在藍軍初選的時候,我全台灣一個廣告都沒做,一個都沒有,包括公車、電視,沒有,我就交給人民決定,這是我的心路歷程,這是我個人的心路歷程。

所以還好我們三位高雄副市長,都當過部長,經驗也非常豐沛,而且責任感也很好,可以讓高雄市民去覺得還是有優質的副市長可以來幫忙服務。

那你說我內心有沒有壓力?有!我是有壓力的,我這個很誠實地跟你報告,好不好?謝謝。

韓市長您好,我是北漂青年,當然也是去年那八十九萬支持你的一員,那當然就是我想要問的問題是,其實我們最近在新聞上有看到,您在施政報告上面,因為我看到是複製貼上的部份。

那其實我們很多年輕人在懷疑,如果明年…市政都有點敷衍的話,那您要怎麼向我們證明在總統上能夠做好呢?這第一個問題。

那第二個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因為我們有聽到國民黨想要簽署和平協議的部分,那我們很多年輕人對於和平協議這部份是有疑慮的,那想問您上任之後會不會簽署和平協議呢?好,謝謝。

提問

韓國瑜:

那個市政部份的施政報告,各單位他會有延續性,但是,如果跳脫傳統這一塊,你看我們高雄的新創,就是過去既有的,新創的,我很快速講完。

第一個,高雄是全台灣第一個實施中英文雙語教育,今年開始編預算;

第二,我們所有的招商引資到了大概非常高的一個高點,我們外銷水果比去年同期增長百分之一百七。外商的魚類、水產增加百分之二十二,我們五星級、四星級、三星級的酒店,比去年同期增長住宿率百分之二十一,我們新建案,看好高雄的未來,這個建商推房地的叫興建案,增長了百分之七十一。

所以這個城市啊,像一鍋水在煮沸,他是在動的,這是我們新做的。像包括小孩子吹冷氣,高雄天氣很熱,大家說不可能,沒錢,我們就是推動。大概有六萬三千個孩子要吹冷氣。

包括,珍珠媽媽,全台灣沒有只有高雄,沒有結婚的女孩懷孕了怎麼辦?女學生,高雄三年的錢全部都準備好了,所有的高雄婦女,去年大概有兩千多個,高雄有兩百五十六個懷孕,沒地方去,她害怕我們都可以。

我們做了清水溝,清了三千公里,清水溝清了三千公里。

我們做了太多事情,但是我不會往臉上貼金。所以我們這些新創的,包括人家說我賽車在胡說,昨天開始啦,直線賽車,包括愛情摩天輪,愛情愛情愛情,大家都需要愛情,然後我們十一月開始要招標了,所有做的計畫都是往前推進。

重點,你可以不喜歡我,討厭我,沒有問題,但是你必須要了解我的政策,這很重要,好不好?謝謝。

和平協議我的兩岸政策講得非常的清楚,我快速講完,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這個的不變的,那因為就是很敏感、很重大的問題,所以這方面我要講,我必須要一字一句都講得很精確:就一定要捍衛中華民國主權。所以我當了高雄市長,大家可以看二十多年來,高雄沒有掛這麼多的國旗。

第二,兩岸要恢復對話,你要知道,就算是夫妻吵架不講話也很危險,何況是兩岸這麼重要。美國跟中國大陸有一百條熱線,我們現在兩岸之間已經沒有對話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海基會、海協會,不對話了,這是多恐怖的?所以我覺得必須要展開一個對話。但對話是不是賣台?不是的,你必須要對話,我們在大陸臺商最少一百五十萬,你不管他們嗎?

這兩天我太太到菲律賓、越南,這麼多台商,不管他們了嗎?大陸一百多萬哪,所以對話非常重要。

第三,我們台灣內部,本身要產生共識,不要一人一把號,自己在吹自己,你看我不順眼,我討厭你,這樣我們產生不了共識,我們對外力量會越來越弱。

第四,我們台灣的民主化,在華人地區是值得自豪跟驕傲的,我們希望未來,包括大陸都可以參考我們,我們在民主,你想想看五十年前選舉,你們爸爸媽媽還小的時候,五十年前,味精、肥皂,到處拜託,然後再來四十年前辦桌,大家吃吃喝喝,在三十年前,樁腳…

我們已經進步到今天,這得來不容易啊!我們也希望大陸地區、其他地區可以參考我們,所以我這邊講的一個前提,台灣民主化的經驗,是可以提供大陸政治改革作為一個參考的,只有大陸民主化,才能真正確保兩岸和平的發展。

我這四個講得非常清楚,好不好?所以同學,我知道你的眼睛告訴我,妳打了一個問號,對我,沒問題,去看看我的一連串的講話,謝謝。

市長您好,就是市長開場的時候講了三個字,特別有感覺,就是年輕人有實力。那相信就是,其實就是實力這件事情,打造特別關鍵在學校這個時刻,那市長可能聽過。現在全球流行的最有效的方法,是透過帶著年輕人去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來建構自己的實力。

那實作這件事情,這一次台灣的學校有推動,那我本身也是推動者跟實踐者。那我們在推動的時候,有遇到的一些問題跟挑戰,所以想把這些分享給市長,也想聽聽看市長對這個有什麼樣的想法,以及你可以怎麼解決?

那第一個就是關於這個學校學習風氣的問題,因為學校以往過去還是傳遞知識比較多,對實作的的相對少,就變成他是很小撮的一群人,他去做的時候他變成在同儕之間變得有點像是異類,他會覺得說有必要這麼認真嗎?

隨便的時候,他就沒有辦法變得很積極,就像剛剛蔡委員講的,那個同學絕對是幾乎是萬中之十、萬有之一,那風氣沒辦法形塑,做起來是大家沒辦法變得非常積極,這是一個很可惜的。

那第二個剛有提到說,他必須引介,就是這個社會上實際上真實問題。那這也有很關鍵說,其實我們就是需要企業界的參與,企業界他們會面臨都是真實的,那怎麼樣能夠鼓勵觸動這些企業一起加入?我覺得這個是非常的關鍵。

那第三個,因為他也解決認識到一些問題,那其實解決問題,就像韓市長也在解決你的問題,他是非常多挑戰、非常困難的,所以年輕人沒甚麼能力、沒甚麼實力,他有想法、他有動力,可是他還是必須有人引導他,給他們很多回饋。

那我們知道台灣有非常優秀的專業人士,他可能已經從他的專業職場上退下來,怎麼樣聚集這群人,讓他們型塑一股強大的力量?

就像國外的企業界,他們政府主動帶頭推動,把這些人形成變成一個method,怎麼樣帶領我們這些年輕人,讓我們有方向,能夠透過實作鑑定我們實力?

然後我想聽聽看就是市長,對於我們遇到這三年挑戰,可以怎麼樣透過形塑一些政策,怎麼樣去推動他,讓他可以做得更好,謝謝。

提問

韓國瑜:

張院長對這個題目有個簡單的看法要對我講,而且對回答這個題目會有建設性的幫助。

張善政:

我不見得完全百分之百回答你,不過有個大方向是這個樣子。學校裡面學生參與實務實作實習,機會顯然是不夠的,所以我們在我們的教育政策,或是青年政策裡面,這些都有鼓勵企業跟學校合作,讓學生在學校的時候就有機會到企業去,實際上就做這些實習,或是這個實作的的工作,這是第一個。

那個蔡政委那邊對Maker也很有經驗,可以講一下Maker的部分?

蔡玉玲:

剛剛提了我們今天是沒有特別跟大家報告我們的政策,那我們其實在青年願景工程裡面就有特別要去處理,您剛講的問題,所以我們希望能夠獎勵企業,參與培訓,那這個其實您剛提我們當時在推那個Maker運動的時候,也是真的會需要跟業界一起合作。

因為這樣的資源,就是做出來的東西要業界用得到嘛!所以這個部分在我們目前的規劃的方案裡面是有的。

也相信這一塊,應該是將來的重點,因為現在科技進步太快,又是AI、又是IOT什麼,所以科技的速度已經快到可能必須真的是一面學一面得做,所以企業跟學校的結合,絕對是我們將來政策的重點。

韓國瑜:

十步之內必有芳草,人很奇怪,他過去,他看到電視畫面,看到新聞,發生甚麼天災人禍的時候,看到掉眼淚,心動,他不會行動。

他不知道,等到有善心人士捐款,喔,原來也可以這樣,他也跟著行動,他會先心動,後面才行動,他不是故意的,人性是如此。

就像我們在高雄推中英文雙語教育,洛杉磯有個賣燒餅油條豆漿的,他一看,他從台灣去美國,因為英文不好吃了這麼多虧,他覺得高雄太厲害,他賣燒餅油條豆漿,他捐我們八十萬,跟他跟他有什麼關係?

他在洛杉磯買早餐,因為他看到心動,他知道他可以行動,所以企業跟政府一結合,政府有這個動作了,企業界覺得,喔?原來我這樣可以幫助年輕人,對我自己企業也好,他就會行動,所以任何事情,我講一句話,我講十步之內必有芳草,這是一個善的循環,我們一旦推動,相信我,很多企業會紛紛響應,好不好?

Q:

市長好,我剛看到後面那個布幕啊,其實我比較有感覺的是,住者有其屋啊,置產有機會,安居有指望,合宜住宅那些。

因為,我剛畢業,今年剛畢業,可是我身上已經揹了六百萬的房貸,對、對,所以剛剛聽到您講就業、喔不對,教育、教育,我覺得那當然很重要,可是,跟我無關。

但是今天在場的我想能受到您教育政策,這個扶植得,應該很少,但是我們今天來聽的話,希望能夠聽到您講一些,如果當上總統之後,對於台灣的薪資,對於年輕人有房子住,這一件事情,您有什麼樣的實際做法?

然後,算是好心提醒一下,就是您要謹慎發言,因為您講得可能都會被媒體當作一個對年輕人的承諾,謝謝。

提問

韓國瑜:

謝謝提醒、謝謝提醒。你是大學畢業還是碩士?(大學)那您怎麼知道未來你不會再受教育?(因為要賺錢)

很難說、很難說,未來說不定您再進學校再接受教育,然後,未來對教育的改革跟對教育的資源投入,對你可能還是會得到幫助啊!

你講得稍嫌武斷。因為你可能還會再就學,不一定,而且我看您一副聰明相,應該會讀很多書的。

第二,住宅這邊我們談出來,希望增大社會住宅這一塊,這一點,將來我們盤整我們土地的資源,還有我們的財政情況,我覺得應該要提供一批,就是所謂的社會住宅,只租不售,我個人堅信是如此。

第三,我們在高雄為了滿足,不好意思我必須要講高雄經驗,因為其他地區我還沒有執政過,我們推了一個全國最長四十年的低利貸款。

四十年,有人馬上酸,說是叫養套殺,對賣房子,其實對我們不公平,我們只是想讓你們住者有其屋的時候,降低你們每一個月,你們的財政壓力,當我們推出一個四十年、全台最長的時候,又被講為、諷刺為養套殺。

再來一點,也是最嚴肅的,低薪,各位好朋友,你們有的會進入到社會,或是已經進入社會了,我在想,你是一個外來投資者,你有很多選擇,你是個美國或歐洲投資者,這筆錢你要投到越南、柬埔寨、中國大陸、泰國、台灣、馬來西亞。

第一個,我們台灣投資環境怎麼樣?我們最怕做什麼事情孤芳自賞,始終,在月亮底下看自己,怎麼看都自己最偉大,這是很可怕

我們有沒有相對比較優勢?只有對症下藥,我們才找到解方,我們現在台灣出口,貨物百分之九十,沒有優惠關稅。那一個外國投資者來,他會不會害怕?

第二個,政策穩定性、政策穩定性,我們在若干年前台中有一個德國拜耳案,當初的縣長要求公投,德國人撤退,從此不來了,政策的穩定性,這個外國投資者要考量。

第三、我們感情呼喚,親愛的台商回來吧!家鄉需要你,如果你是海外的台商,你回到台灣投資,除了感情之外,你的商業利益可以保證收穫,沒有問題。

但是如果比較利益大於感情咧?你發現你到越南、柬埔寨,利大於在台灣投資咧?你是商人,你做何抉擇?

所以感情,可能只是一部分,這個我們要嚴肅思考,我們的法令,有沒有辦法讓投資者覺得,OK,一例一休,要不要廢止?我們的人才,我們各級政府,有沒有辦法當企業家的朋友?

不要像金字塔一樣,政府永遠在管一行,一行管三百五十九行,政府要把它倒過來,在最下面服務這三百五十九行,讓企業界覺得,你是我的好朋友,跟著我一起成長。

政府不再當企業界的絆腳石,政府要當企業界成長的加速器,有沒有這個心態?如果沒有,企業家投資,他會不會害怕?

你這些都不改善,你早上洗臉一盆水,往臉上撈,你會發現兩邊水往後退,你趕快來,他退,你把水往外一推,兩邊水擠過來,投資者一定要將心比心,好,我們打造最友善的環境,法律修改的非常符合企業界的需要,每一個官員的心態,都覺得跟企業界一起成長。

然後勞動力,一例一休廢止了,這完全不合時宜、完全讓大家都輸,大家都輸的一例一休也廢止了,讓我們的人才也培育,有國際觀、非常多的勞動條件,白領藍領都出來,我們可以大膽的說,我們環境改善,低薪才有可能解決。

對不起,我必須要這樣講,我們築的巢穴,鳳凰不來我們沒有辦法,鳳凰不飛過來的沒有辦法。我們一定要站到商人的角度來思考,他為什麼要來台灣投資,或者本國的商人為什麼要擴大投資?

我在高雄講得很清楚,所有的官員要當企業界好朋友,不可以當管理者,所以現在一個案子以前是一年多到兩年,申請建築案,九個月就下來了,然後我現在發明寶可夢,就是我建築商遞件像寶可夢,第一關在這裡,第二關在這裡,第三關….寶可夢抓,每一個人在看。

喔,我不用去拍馬屁,不用去討好,我已經知道我的文件應該在哪裡,這都是我們創出來的,我們的理念非常清楚,未來中華民國中央跟地方政府的官員,要當企業的好朋友。

只有我們自己這樣都求完之後,企業加大力度投資才有可能改善低薪。對不起,我不會討好大家,跟大家說我們把薪水拉高、調整最低工資,殺鵝拔毛啊!沒有用的,人家不願意擴大投資,沒有辦法,所以這些是我們要通盤來思考。

那我這樣答,夠不夠謹慎?你叫我小心一點,夠不夠小心?謝謝。

張善政:

剛才韓市長說,說不定將來還會念書。各位回想一下,若干年前google來台灣,然後一開始規模比較小,後來大招員工的時候,這時候郭台銘講了一句話,郭台銘說,只要你去google interview,被google錄取了,你來我鴻海,鴻海絕對照單,收進來,薪水也一樣。

表示說,google來台灣以後,這個人如果到鴻海去,鴻海薪水可能是不到google的,但是他會吸引google這個人才,他就把他薪水拉上去了。所以我們需要一些,外來刺激。

Google來台灣,我們當然不講google,google是百行各行各業的一種而已,如果google繼續拿他當例子,來台灣,你覺得我要去google,我要被他錄取,如果薪水就可以高一點,你夠不夠那個能力,被google看上?

所以這是教育的問題。所以說不定,你覺得現在你OK,可是如果來台灣投資,或是我們臺商回來,不見得是外商,或我們自己的本地這些產業要提升的時候,會發現他人才不夠用,人才要比現在更高一層的話,這個時候如果不夠用,當然需要回去念書啦,對不對?

所以我覺得永遠不要給自己說我就是大學畢業,說不定,若干年後你會覺得,啊我再念個碩士,我可以比現在更值錢一百倍,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這個把人才的水準拉高,這個時候薪水,不一定是我們本土企業,因為我們企業自己不見得有外來刺激,現在我們需要更大的投資力道,這個時候高薪的職位,會慢慢的越來越多。

感謝澄清唬冰編親打的逐字稿。

(第二頁了,總共四頁,頁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