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韓國瑜10/27走出同溫層 青年政策論壇 逐字稿

韓國瑜:

我們要不要問一個最小最小,最年輕,現場有沒有不到二十歲的?有沒有?不到二十歲,十九的?

韓市長好、張院長好、蔡政委好,我現在就讀台灣大學政治系二年級這樣。然後明年還沒有辦法投票,屬龍屬龍,所以每當別人問我說,明年要投給誰的時候,我都很巧妙的可以避開這個問題。因為我覺得有點難以回答這樣子,對。

然後我自己會來這個場合,我自己覺得應該算是對於韓市長相對包容的一個年輕人,我必須很不客氣的這樣講。但是在這個年輕人的族群當中,但我覺得對韓市長最疑惑的,並不是青年政策到底具體怎麼落實?因為我覺得很多年輕人,包括我在內,也有點偏見,就是因為對於韓市長過去作為,老實講,並不認識,因為畢竟執政經驗實在不多,所以要怎麼去信任?

老實講,真的有點難度,到底做不做得到也打上一個問號。那我覺得比較會質疑的一點是從韓市長,市長甫當選之後,這個中國時報不斷的,就是有點類似像造神運動去去在支持韓市長這位候選人,那這點對許多年輕朋友有造成一些疑慮,就是不太理解,到底為什麼會有這樣子一個特定的媒體,然後去對某個候選人做這樣一個支持動作?

而且這個媒體老實講,在年輕人當中風評不好。那我覺得韓市長今天辦這個活動我覺得很好,那我也覺得無疑是為了爭取年輕人的支持,可以在這個,都說要走出同溫層嘛,那我覺得這個問題,或許有點敏感,但我覺得也是年輕人對韓市長,最大的一個疑問,所以我希望韓市長可以在這一個地方做一點回答這樣子。

提問

韓國瑜:

多美好的世界、多美好的年紀,我記得日本有個企業家跟年輕人座談,他很有錢、很有錢,大概七、八十歲的說,我想要的財產全部拋到九霄雲外交換你們的年紀。

哈哈哈,我不要、我回復到窮光蛋,我是個學生就好了,美好的歲月,他才十九歲而已,謝謝喔。你十九歲就有這麼強的一個洞悉力、觀察力,還有這麼敏感的一個敏感度。

這是相反,任何事物是相對應的存在,當你們說某些媒體比較青睞我,或者比較欣賞我,不好意思,有沒有發現很多媒體,不欣賞我、不青睞我,然後每天像打擊魔鬼一樣的打擊我?有沒有?還是一個都沒有?還是你們發現,欸?這些媒體為什麼每天黑韓咧?有沒有?

然後這個,第二個問題是,這個比例是多少?

哈哈哈哈,哈哈。那麼第三,為什麼沒有公正善良,然後完完全全站在公理跟道義的路上的人挺身而出?這是過度的黑,這是稱讚跟捧,為什麼沒有人勇敢地出來咧?

第四,今天國家誰在執政?今天國家哪個政黨,立法院過半?那為什麼現在美國總統是川普,美國所有媒體不監督執政的川普,全部監督反對黨?這叫民主嗎?你學政治的。為什麼?失去了比例的原則,失去了監督的神聖職責。

所以這幾個問題結束之後,我們就開始浮現可能的答案了:

第一,媒體之間是不是有太多太多人的因素在裡面?

第二,台灣的媒體是不是已經到了要檢討了?

第三,是不是這個狀態不是單一媒體,而是幾乎全面性的跟壓倒性的?

第四,政治人物跟媒體的第四權,如何有效的、健康的建構起來,讓我們邁向民主的道路發展的時候,除了行政立法司法,有健康的第四權。這個才是真正的意義啊!

因為你們現在很多人都誤導,有一家媒體對韓國瑜特別好,我們很討厭他。他可能對我的報導多。

但是你們忘了,另外四個指頭是指自己的咧,你一個指頭在指對方,有這麼多媒體惡意,包括我到沙灘上跟小孩子在玩沙,一歲跟三歲,全部黑我,說小孩子都不喜歡我,一個一歲、一個三歲,那沒有人提出來?

所以我覺得,我不往臉上貼金,我也不妄自菲薄,所以我們自己跳高來看,未來,台灣這些怎麼樣健康、有效能,而且讓華人地區去覺得,為台灣感覺都豎起大拇指,那是我們共同要努力的。

大概這一段時間,台灣沒有發生到,某一個人被黑成這樣子吧?創了金氏紀錄了吧?但為什麼沒有人勇敢、韓國瑜我為你抱不平?

沒有關係,我再說一遍,還有我們剛剛可愛的高小姐,沒有問題,你不喜歡我、討厭我,不投我的票都沒有關係,很正常。

我二十二、三歲,第一次投票,我爸爸說,你一定要投周錫瑋的爸爸,周書府,「我不要!我就是不投。」我是、我們家是國民黨的。

「你一定要投!你不投他,這個就沒辦法代表…」我一定要投,我投林義雄的太太方素敏,我才二十二、三歲。我跟你們一樣啊,我有自己的想法,我走過這一段,所以我要講一樣的話,你可以不喜歡我,你可以不投票給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將來決定所有命運的是我們所有兩千三百萬人,我只把我的想法講出來。

然後,但我就拜託你一件事。把我的政見看一下。

把我的講話看一下,要完整的、不被切割的,好不好?好,我的答案這樣,OK?

市長好,那個就是我之前看新聞,就是在好像是台南一場活動結束後,那外面那個民眾對你丟雞蛋。那是不是代表說,現在這個社會上有一群人,然後就是特別的不喜歡你?我想要問你說,你怎麼看這件事情?謝謝。

韓國瑜:

十萬人在旁邊,很開心,有兩個突然冒出來丟雞蛋,在我的內心啊,連一絲絲的漣漪都沒有,了不起吧?哈哈哈哈…一絲絲的漣漪都沒有。我笑一笑,警察後來問我,我都笑一笑,這是一個言論自由。

台灣可愛的地方不就在言論自由嗎?大家可以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但是雞蛋尤其也是一種浪費食物,下次可以用其他的方式,像我們小時候都射紙飛機,他把它畫、射出來,不用花什麼錢,也是一種方式啦。

那,你要知道,我們要建構這樣的一個和諧自由的社會是多麼的困難、多麼的困難,那十萬人、跟兩個人,OK?十萬個熱情洋溢的,跟兩個心懷不爽的,丟了兩顆雞蛋,然後,這兩顆雞蛋被擴大,蓋過這十萬人,他們真誠的期待,這事也是失去比例的。

所以我身為候選人,對我來講,不好意思,提都不值得提。以我的個性,任何事情,是喜歡面對面、直球對決,講清楚、說明白。因為我不會對不起台灣哪!我也不會出賣國家主權,我一輩子心血就投入為了台灣,我問心無愧呀!

所以任何事情、面對面,像現在你們怎麼問麻辣,越辛辣越好,開宗明義就講,因為我不怕啊!而且我的生命,已經到了黃昏了,跟你們不一樣,我那個夕陽啊,就要落山了,對我來講這個時候,幫下一代做多少算多少、做多少算多少,這是我的價值觀、我的宗教觀,還有我的哲學觀。

所以我跟你答覆一下,那兩個雞蛋,對我來講,我一點都不在乎,但是歡迎大家將來表達意見,可以摺紙飛機丟給我,寫信發e-mail給我,或是臉書留言,謝謝。

我想請問一下,延續剛剛那個先生的問題,請教韓市長,就是比較現實面的問題啦,就是我們今天雖然都是講政策,現實面就是支持率的問題。

那面對我們現在網路,剛剛也提到現在網路上、媒體上,就是對於韓市長的一些報導,其實都,網路都是比較負面的,那其實都會影響到很多,像我們年輕人都比較常在接觸網路這方面這些資訊,那我們接觸到這些資訊,大家同學之間、朋友之間就會覺得說,好像韓市長真的是一個、不是一個這麼好的人。

我們要…那韓市長自己也是認為是這樣子,就是網路上的影響會變得這麼大,然後大家會對於支持你這件事情,好像…好像是個潮流,不支持你變潮流,你怎麼看?然後你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提問

韓國瑜:

我覺得您講得太斯文了,你應該講得更嚴厲一點,哈哈哈哈哈。

現在在網路上,我,大概有幾個代名詞喔,黑道、流氓,然後,中共代理人、匪諜,然後,喝酒抱女人,然後,外面生小孩,自己的女兒不是自己生的,實在是一大堆喔,已經多到我都不會算了,大概幾十種幾百種代名詞吧?

你再看看我們眼睛,我這眼神正派不正派?哈哈哈哈哈。

所以你想想看,我們空軍飛機為什麼最高要F-16、中間幻象兩千、低空IDF經國號?我以前不懂,喔,高空、中空、低空,我們的價值觀,是在高,當我們看到這些抹黑,我的內心看不起他的。

不但沒有一個人,像我這樣被這麼抹黑可以走了下來,所有正常人,包括你們的爸爸、媽媽在內,二十四小時被打,然後,整個人格都摧毀,沒有一個人,千夫所指,無疾而死,因為我是在最高的,看他們,因為我要追求的,不是這個,因為我的內心完全看不起他們,這點最重要。

所以這些網路的、黑韓的人,對我來講,我完全看不起他們,包括電視這些每天抹黑我的名嘴,我知道。他們每天,男的西裝革履、女的亭亭玉立,韓國瑜喔,應該這樣子,韓國瑜喔,韓國瑜應該那樣子,就十一個人排在你面前,你懂嗎?

有十一個人排在你面前叫甚麼?人五人六、人五人六的批判。因為我心裡看不起他們,這一點最重要,這我要追求甚麼?

上面一個受害者是誰呀?你知道嗎?被網路?賴清德。

被打了不到一個月他就求饒了,拜託不要再動用網軍修理他,我被打了多久啊?這就是禿頭的好處,耐打!

所以說,你們為什麼可以說不喜歡我,開宗明義,討厭我都沒關係,不投票給我,也沒有關係,因為你們要決定你們自己未來的命運

重點,你要看我的政策,這是負責任的表現。看完以後,還是討厭韓國瑜,不討厭韓國瑜,也沒有關係,但是我已經工作已了,好好打完這場仗,告訴老百姓我想要做什麼,告訴年輕朋友,你們不投,沒有問題,我是非常磊落的,好不好?

韓市長您好,前陣子柯文哲市長他在高雄的青年座談有提到,現在的年輕人要放棄六十五歲就退休的一個想法。那我聽完這個其實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高興的是我六十五歲,我還可以繼續工作的選擇的一個權利,可是難過的是,這個台灣的人口老化這麼嚴重,不曉得這邊來講,市長有甚麼想法?

因為我今年三十七歲,我這個年紀的人,大概可能面臨到的問題說,要不要生小孩?或者是要生幾個?應該不是說想生幾個,是養幾個,那這個部分市長這邊是不是有甚麼想法?或者是說以後當總統之後,你有怎麼樣的一個做法,謝謝市長。

提問

韓國瑜:

六十五歲要不要退休?你可以講一下,因為你六十五了,我還沒有六十五啊,哈哈哈哈哈,我們院長六十五啦,我還不到….

張善政:

我現在坐公車坐捷運是半價。那個,我在美國指導教授,現在已經八十幾歲了,康乃爾大學,長春藤的學校之一,還在教書。

美國早年也是六十五歲就要退休,後來有人申請釋憲,憲法裡面寫得非常清楚,不可以因為性別種族年齡…甚麼甚麼,對人有所歧視,所以他們就說六十五歲就要退休,不讓人家工作,是不是一種歧視?

後來美國釋憲出來說,對,六十五歲要求人退休是一種歧視,所以美國沒有退休年紀。

那位教授,我還在那邊當學生的時候,他說張善政,他猶太人,他說,禮拜一你來實驗室的時候,你有甚麼感覺?你是禮拜一比較快樂,還是禮拜五比較快樂?禮拜五要週末了,對不對?

我就答不出來,老實說,禮拜五比較快樂。

他說,你知道嗎?我每個禮拜一早上來實驗室的時候,我都好高興。那我後來體會到了,我漸漸的從我的工作找到我的樂趣,我也慢慢的從禮拜五比較快樂,變成禮拜一比較快樂,所以我覺得,如果這個人有工作的動機,不是說為了賺錢,而是有工作的動機,那他應該被允許繼續做下去。

但是你說,可是他會不會排擠我年輕人工作機會?我覺得這些六十五歲以上,如果還是繼續工作的,他應該,就像那位教授,他覺得說,我繼續教書,是因為說我可以拉拔年輕人,即便我已經八十幾歲了,我還在帶年輕人。

所以我覺得說,如果超過六十五歲,還在工作,像我今天,我覺得,像剛剛韓市長講的一樣,目標就是說,讓下一代更好,為了這個原因,我覺得超過六十五歲,繼續工作是OK的。

韓國瑜:

謝謝。張院長這樣講您滿意嗎?我年輕的時候喝酒、唱歌、跟朋友打屁,我最快樂,蔡政委,哈哈哈哈哈。

蔡玉玲:

我不知道我怎麼接下去。

韓國瑜:

沒關係,我幫你…哈哈哈哈哈。

蔡玉玲:

我想要分享一個事情喔,因為其實我們這個叫做嬰兒潮,這個戰後嬰兒潮這個個世代,這個世代其實工作的力道是很強的。

所以基本上即使到了六十五歲以上,事實上多半這個身體情況,這個精神的情況是都還好的,那只是覺得這個是事實存在的,沒辦法改變的。

但是其實可以換個角度想,這些人事實上在他年輕的時候,都是所謂中小企業,台灣是中小企業嘛!所以他基本上都是創業,因為台灣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中小企業,所以這些人大概都有一點創業家的這種個性在裏頭。

所以當他到了六十五歲,第一份創業或工作,他已經有點煩了,所以他現在很想做新的東西,所以我說,年輕人要懂得賺他們的錢,年輕人要懂得怎麼樣讓他拿錢投資你。

所以我覺得,其實換個角度想,這個會是很好的兩代之間的合作。我們這一代不管怎麼樣,我們至少在全世界還是創造一些不錯的成績。所以我認為台灣,兩代如果能夠合作、能夠合作,我認為應該是非常好的未來。

感謝澄清唬冰編親打的逐字稿。

(你在第三頁,總共四頁,頁頁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