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 韓國瑜10/27走出同溫層 青年政策論壇 逐字稿

市長您好,那在提我的問題之前,我想請,因為我覺得今天很多年輕人,我應該是這群年輕人裡面相對老的,因為我已經三十九歲了,然後,其實我剛剛聽到很多問題都還是意識形態,我覺得很好,就是年青人大家關心這些事情,可是大家好像對生活的關心會少一點點。

可能我比較老啦,所以我們會比較關心的是生活。然後還有其實在剛剛講的那邊黑來黑去,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一部韓劇叫做皮諾丘?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回去可以找找看,他是關於一個新聞,然後帶風向,然後,很多人都覺得那個消防隊長害死很多人,然後他的家就家破人亡之類的。

那其實我覺得,現在韓市長面臨的就類似像這樣帶風向,今天可能有一個政府的新聞怎麼樣斷橋,然後兩天後就會有一個帶風向,就把新聞洗掉了,其實你們可以回去看看那些脈絡啦!

好!回到我的問題,那因為其實在我這個年紀,上有什麼父母、下有小孩,所以其實我們比較想知道的像是長照,我們之前有聽到市長提出的政策是一個便當錢、一個月、一個便當錢,然後可以替我們自己買個保險。

但是其實我不知道市長知不知道,不知道現在的醫護人員的比例,因為如果說,我們今天就是,因為其實現在的平均年齡真的很長,那我到底是插管從六十歲插管,然後一直活到八十歲,因為醫療技術很進步,我想大家應該不否認,可是我們要怎麼…

第一個,保障我的老年生活品質,這是第一個嘛。

所以說第二個是什麼呢?就是當我需要醫療的時候,我們現在醫療的人員,就是護病比的問題,其實是非常不足的,因為很多的護士跟醫生都出走,就是出走潮。都出走到哪裡去呢?出走到國外,然後還有,再來就是出走到醫美。

所以這塊是,我想知道我們提出這個長照政策,包含在醫療體制的部分,是不是可以結合,因為我活得越久,我需要的照顧就越多,那再來,這個跟年輕人絕對有關係是什麼呢?

因為我們都有爸爸、媽媽、阿公、阿嬤,可能一個人,我要養四個人,然後或者是甚至在我的下一輩就是我的小孩,他可能就要養六個人,所以這個請市長回答。

提問

韓國瑜:

謝謝你喔。那個,人類歷史上沒有像今天一樣,從來沒有過。

因為古時候第一個壽命短,第二個戰爭頻繁。大概戰爭的發生,一年,大概一年都要發生一點多次,內戰又頻繁,所以人類那個時候死亡很快的,那今天是從來沒有過。

第一個,老齡化,第二個,少子化,老的壽命越來越長,年輕人不生,對長照一定要推,我們的想法很簡單,就是一定要回到保險制,否則財政撐不住,大概一個月一個便當錢,大概八十塊到九十塊,扣下來,一年大概政府可以收八百億,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滷蛋,那就是一百二左右。

那將來就是雇主、政府,跟勞工本人,就開始存一筆,一個月大概一個便當,就是到了六十五歲,重點,中間萬一發生任何意外,像外送員這些車禍等等,發生車禍我們都不想看到,真的發生了,馬上可以享有這個長照。

大概第二個就是說,現在一年,明明有能力、年紀也很適合去工作,因為爸爸、媽媽、阿公、阿嬤必須離開職場去照顧。

一年這個數字是很嚇人的,大概在五萬人左右,他可以有工作,而且有能力,但是因為親情,他沒有辦法,離開職場,所以長照制度一定要推。

那院長這邊有一個很完善,我們都講過,請我們張院長來講一下,我們原則我已經跟你報告完畢。

張善政:

一個月一個便當錢不是騙人,一個月一個便當錢,因為還有雇主要出錢,政府要付錢,所以當事人一個月一個便當錢,以後配上雇主、配上政府,一個月當然不只一個便當錢,當事人只要一個便當錢,這樣加起來的話,大概,我們估計,八百億左右。

那將來我們如果說,我們把長照做到滿,做到每個人都能被照顧到,百分之百涵蓋度,大概一千兩百億,這個是大概健保的六分之一、七分之一而已。

所以你看看你的薪水單上面,健保付了多少錢?你把它除以六除以七,這個就是長照需要的錢。

而且你只需要裡面的30%是你付,另外六、七十percent不是你在付,所以一個便當錢絕對不是騙人的,先講清楚。

你剛剛講的問題非常好,可是有人要照顧我嗎?沒有這麼多這些醫護人員,對不對?兩個方向。

第一,這個我們在長照裡面,我們希望引進越來越多的智慧化、自動化,如果你看一下日本,日本老年人數比例,非常非常高,給老人洗澡的機器,甚麼、很多,對不對?所以這種我應該可以要引進,引進大概成本要怎麼樣控制,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這個人哪,這些醫生跟護士,怎麼樣讓他不要這麼累,你知道嗎?我還在當副院長的時候,我們就做一個大數據分析,說到底甚麼行業,出去薪水最好?找事情最好找?或是什麼行業出去以後,職業壽命最短?

被你講對了,所有行業裡面職業生涯最短就是護士,多少年?你知道嗎?五年。學校畢業五年以後就幾乎平均就幾乎不幹護士了,因為可能結婚了,要值夜班,所以還要帶小孩,要值夜班那當然小孩重要,等等等,所以五年的平均生涯壽命,護士就都不幹了。

所以如果你不知道這個,學校裡面培養更多的護士,夠不夠?不是的。這醫院的環境要弄好,環境弄好怎麼樣降低醫生跟護士的負擔呢?

我們醫療長照組的召集人,叫做王明鉅醫師,大家可能看他臉書,前一陣子,講了很多能源,不過他真正的是醫生,他寫過一本書,叫做翻轉醫療。

翻轉醫療的四句話:平時不生病,病只生小病,小病不變大,大病不致命,這個四句話是寫在他書裡面,他現在有機會把它落實到,我們的長照跟醫療政策裡面。

怎麼做呢?剛剛講這四句話,怎麼做呢?學醫的人都知道,有四個字叫做,預防醫學,就是預防勝於治療,可是我們都沒有認真在做?

所有醫生都在醫院裡面,醫生病的人,都沒有在照顧快要生病沒生病的,剛剛講說小病不要變大,對不對?

所以呢,我們在醫療分析裡面開始,尤其是靠基層診所,告訴你說你開一個診所,對不對?你家方圓五百公尺內,我們或許給你一些資料說,你這附近,有人是高血壓,有人是糖尿病,所以你平時是不是可以分點心照顧這糖尿病、高血壓的,讓他不要變嚴重。

所以正本清源就是說,在還沒有生病以前,聽到這些人,把健康照顧更好,尤其是老年人。

老年人我們要給一個銀髮券,還有甚麼券,只要老年人還有行動能力,現在你去運動中心看一看,老實說七十歲、八十歲的人去那運動中心看一看,望設備興嘆,因為他們都跑不了的,所以我們說運動中心是不是可以弄些比較適合,六七十歲、七八十歲老年人的運動器材呢?

他有了以後,他要不要去用呢?他說不定覺得,唉呀,我沒人陪,我沒有錢啊,所以我發這個銀髮健康券,你去運動中心,我補貼你,讓你有,你在家裡閒著,沒有伴帶你去運動中心,你要跟你鄰居類似的人運動,所以這些都是在落實,預防醫學我剛剛講的,平時不生病,病只生小病,小病等等等那些。

所以我們從源頭開始,讓我們民眾,不要到了甚麼病的末期才去醫院。

所以這個王明鉅醫師最有名的案件,就是他在竹東醫院擔任院長時後,在科學園區募了好幾千萬,替民眾做早期肺癌篩檢,就是肺癌早期篩檢篩檢,第一期的時候篩檢出來,趕快拿掉,不要到了末期,完蛋了,然後在加護病房住三個月,沒用了,然後加護病房花多少醫療資源,把我們的醫生跟護士累得半死,所以維護民眾平時的健康,比在醫院裡面,把人醫好更重要,這是我們正本清源之道,謝謝。

您好,韓市長,那我也是那個少數的高雄人,我去年也是投您,那我想跟您分享三個點。

那第一個點就是那我父親也是那個陸軍官校專八期的,那我可以在我的,在您的那個出現在電視上,我可以看到、就是我可以感覺到您在說話的很多時候,我都覺得你說的話,我大概都可以理解,你失言的東西其實我都知道你真意想要表達甚麼,像剛剛我也覺得您剛剛也有可能走在失言的邊緣,我都覺得,所以我們想說,我在這邊想要提個意見,我希望您可以再回答得細緻一點。

就像剛剛說的,您剛才說,面對青年,你說你可以、你可以不喜歡我。可以討厭我,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看我政策,你可以討厭我沒有關係,但是你後面又說一句,但是你當選是未來兩千三百萬人的…這樣就會有可能被媒體扭曲成說,那你是拿其他年齡層的票源多來壓倒其他青年人,你是說青年人的票不重要嗎?

我說,所以我希望您可以回答得更細緻一點。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像我一樣一個軍人的老爸,可以了解您背後的意思是甚麼。

那第二個我想提到的就是,像剛剛前面有位同學講到的所謂和平協議,我還是必須說清楚,就是,我想要聽國民黨的,身為國民黨黨員的您說,你不會簽和平協議,因為這個東西其實在國民黨黨綱,早就拿掉了,但我、他想問的是身為未來總統候選人,身為韓國瑜的您,到底會不會簽?

那我剛也又抓到幾個重點,兩岸政策您有三個重點,支持中華民國、九二共識,然後最後一個就是你想要幫助,所謂的中國民主化,還有那個就是您剛才講說的交流。

但我覺得這個都沒辦法完全的破除現在年輕人對您的芒果乾的疑慮,所以我才想說,您可以直接了當的一點說,您不會簽和平協議,我覺得您可以直接一點說,不需要間接成這樣,這是我第二個問題,您要怎麼樣去促進社會互信互諒?還有青年對您的信任。並不是只是做到,你說不支持,這樣子不行,我覺得你應該更積極一點去談,去看青年。

那第三個點,就是因為過去我也在青年論壇做代表,我在做的是生育率的部分,其實我那時候就主張說,第一個就是戀愛,然後婚姻、然後生育還有養育,那個撫養。這四個點,那您在那個時候選高雄市市長,您就有提到一個愛情產業鏈,這個我覺得是非常好,就是把前面的這一段,全部都串聯再一起,我那時候也主張說這四個東西,應該串聯在一起,然後去發掘,去切入、各個擊破,把問題擊破,我也覺得應該是是這樣子。

那我想問的就是,您如何把…我不知道您現在還有沒有愛情產業鏈的升級版之類的,我想問的就是您怎麼樣把一些施政政策,提升到國家視野?那您可以用愛情產業鏈來做一個例子回答,謝謝我的問題以上。

提問

韓國瑜:

你在學校學什麼的?(學法律),哇,你的邏輯非常清楚。你爸爸一定為你驕傲,但是我的個性比較開朗型的,我不喜歡那個小芝麻一樣還要轉來轉去,這不是我的個性,所以我答很多問題時常會被人家抓語病。

你說,這對我有沒有造成心理的壓力?會有一點,因為很多親朋好友都會跟你講,但是英雄也怕四手,好漢也怕人多,你懂這句話嗎?

喔,這麼多到最後,那我的想法就是,我就是這樣子。各位青年的朋友也好,外面的朋友,認識我,看到我的政見,不支持,那我沒有辦法,OK?我會變成這樣子。不是說逆反,而是說,反正我就是這樣子。這一連串,其實各位可以去回頭來看,很多是非常好笑,笑到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

包括跳樓自殺,我韓國瑜跳樓自殺,國民黨吳敦義主席派人去安慰我老婆,對啊,這種黑都出來了,然後他老婆李佳芬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悔恨她老公去參政,然後韓國瑜女兒不是他親生的,從外面抱來的。

這,然後韓國瑜跟李佳芬….你看這已經被黑到誇張了,所以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說。所以我才會說,我就是這樣子,希望你們瞭解,可以不喜歡我沒問題,但是那些帶風向帶得太誇張了,造謠抹黑從來沒有這樣。

我想這個是…兩岸之間,是台灣生死存亡,各位年輕的朋友,你們一生之中,一定會面臨到不管怎麼樣狀態的衝擊性。

這個衝擊可能是小的,這個衝擊可能是大的,對不起,我研究兩岸問題很多年了,我必須語重心長告訴你,不管你喜歡不喜歡,你一定會面臨到,因為你們都太年輕了。

第三,甚麼樣領導人,能夠帶領兩千三百萬人,趨吉避凶離開危險,走向安全,是一等一的重要、一等一,他要趨吉避凶。

第四,一旦發生戰爭,戰爭沒有勝利者,戰爭沒有贏家,和平沒有輸家,現代戰爭已經到了不能打了。

西元一九六四年,就是在接近六十年前,俄羅斯引爆一顆氫彈,引爆一顆,一九六四年,這一顆氫彈的威力,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所有的武器加起來,等於一顆氫彈。一九六四年、民國五十三年引爆。

今天的戰爭打下去,台灣,地窄人稠,我們當然發揮我們智慧,避開戰爭、避開戰爭,走向和平的道路。

要拿一把水果刀,拿把弓箭,拿把銳器,或者用語言去傷對方,太容易了。不好意思講,我從小到大吵架有沒有輸過?罵人太容易了,劈哩啪啦,目的何在?目的何在?

要聽得懂我苦口婆心講,你們這一生這麼年輕,兩岸之間一定會遇到什麼問題?什麼狀況?怎麼發展?這是一定的,跑不掉,我們行政院每一個部會,每一個部會,都要面臨到兩岸問題,你講講看哪一個部會不會面對到兩岸的問題?這是沒有辦法。

所以越南的名言,越南人哪,越南人將近一億人口,幾千年來面臨到中國大陸問題,中國你看他怎麼處理?天堂太遠,中國太近,越南人,天堂太遠,中國太近,他是第一個大事,就是處理跟中國的關係。

各位同學們,想一想這八個字,這是越南老祖宗的智慧啊!天堂太遙遠,中國太近,所以為什麼處理這事情,大家覺得你是不是不夠強悍啊,你不夠愛台啊,你是不是出賣台灣主權,因為我深知這個問題對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太重要了、太重要、太重要了。

今天要講一個很武斷的、很攻擊性的、很廉價很容易,對不對?

兩岸關係,王八蛋跟爸爸的關係,這夠不夠厲害?很厲害。什麼叫王八蛋?我罵你王八蛋,甚麼叫爸爸?爸爸,要什麼給什麼。這不是很容易講嗎?

可是,對你們有甚麼好處?對兩千三百萬人有甚麼好處?

剛剛那個三十九歲,你看起來很年輕。我要跟你講一個小故事,清朝,貪污做官被抓到,審他:你為什麼要貪汙?我要反清復明。我是漢人,我要推翻滿清,所以我貪污,那你錢拿到哪裡去了?我把它存起來,因為我要推翻滿清。

嫖妓啊,被抓到,你為什麼玩女人?我要反清復明,你嫖妓跟反清復明有甚麼關係?我要多生幾個孩子,推翻滿清政府。

所以這個同學在這裡,多少人是在虛幻的口號、虛假的面具,然後講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就來去呼嚨跟蒙蔽,多少人?

有人講台獨,你說他內心真的相信嗎?有可能嗎?他都不見得相信。但是他要講,因為可以滿足部分的選票,所以你們這麼年輕,今天透過這樣子,就像我到中聯辦,啊你要賣台,到香港中聯辦。

請問,今天我們在一個小時座談會之前,透過這一個小時,你們對我的影響大?還是我對你們的影響大?一個小時之前,你們不認識我,一個小時座談完,你們對我的影響大,還是我對你們的影響大?

我很確定,我對你們的影響比較大。我們去中聯辦談完、吃完了,誰的影響誰大?多少虛幻?多少廉價的口號?多少虛假的意識型態?

在台灣的上空,一切為了反清復明,大撈特撈,今天台灣的政治,你政治系的,貪汙腐敗到甚麼程度?離民心到甚麼程度?今天已經二零一九年了,我們要甚麼樣政府?我們要甚麼樣國家?這個你們要去思考啊!各位同學,真的。

我們人生到這個,看很多了,剛你講的,我很清楚你是用心良苦,來規勸我,我知道,但是在我的處境,台灣沒有人可以像我這樣子,可以上金氏紀錄的,被抹黑成這樣子啊!

一秒鐘,十抹跟百抹,每一秒鐘喔,現在抹黑我是用秒為單位啊!我都不會被擊倒,那不可思議啊,因為我看穿他們了,所以我才會講反清復明這個笑話給你們聽。

顧主權,三年半都不顧,選舉到了顧,對不對?岳飛背上四個字,精忠報國,換句話說,我這次競選,告訴大家,我背上刻四個字,我愛主權,可以嗎?夠不夠?夠不夠愛?還是在臉上刻我愛主權?無聊嘛!太無聊。

就跟你們說,你們要孝順爸媽,你們回去要孝順,還要你韓國瑜講啊,我本來就很孝順。喔不不不,你一定要孝順,多麼無聊?太多空話了。

所以今天我們這個座談,如果你們覺得我對你影響比較大,你把這個模式,放到我去中聯辦,看誰對誰的影響大?你們腦袋就清楚了。

你們要追尋自己人生的道路,我們這把年紀從旁推你一把,算我們結了一個善緣。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推你一把,你們也要原諒我,我盡了最大力量,好不好?謝謝喔!

感謝澄清唬冰編親打的逐字稿。

(第四頁完結,給看到最後的你鼓勵鼓勵!)

轉載自韓國瑜IG

結語

走出同溫層,何其重要。老少之間的斷層、勞資之間的斷層、藍綠之間的斷層、兩岸之間的斷層,溝通與理解有多少還需要我們努力。

政治人物與人民之間的距離,從未像今天這麼近,我國的政治有嶄新的氣象。有人說這叫接地氣,但我更覺得方向相反,是地氣把這個人推出來,因為人民認同他的態度、政策、價值觀,願意選擇他來領導。

整場座談最喜歡這段話:「重點,你要看我的政策,這是負責任的表現。看完以後,還是討厭韓國瑜,不討厭韓國瑜,也沒有關係,但是我已經工作已了,好好打完這場仗,告訴老百姓我想要做什麼,告訴年輕朋友,你們不投,沒有問題,我是非常磊落的。」

最後與大家分享這部影片「傾聽」。韓國瑜正在實踐心中身為政治人物的理念,而我們也該負起身為公民的責任,了解國家政策,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最好的決定。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