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空戰

📚 閱讀時間: < 1 分鐘

掃過一輪這兩天的新聞,關於東森主播陳海茵這則「被收視率綁架」很有感觸。傳統媒體在網路世代崛起下逐漸式微,收視率數據的參考價值急劇下滑,這反映了幾件事。

首先,對於傳統媒體而言,搶收視率的行為是否應該修正?搶收視率有兩種。第一種,新聞內容針對當下最流行的人物進行討論批判;第二種,下辛辣標題引發讀者興趣反抗心理。最差的結合就是第一種的「批判」加上第二種的「反抗心理」,這造成社會撕裂。

一旦收視率無法反映多數人的偏好,那麼搶收視率的行為是否還要繼續走向極端?如果不需用極端手段搶收視率,那是否節目與新聞,在做內容走向與下標題決策時,能走向正面的探討?

但是我們每天奉為聖經的收視率,竟然跟這次總統大選投票結果差很大;選前友台的收視率爆衝,讓人覺得藍綠誰都有機會贏,沒想到開票結果竟完完全全沒反映在收視率上。

陳海茵

不光是陳海茵,資深媒體人陳揮文也利用選前一週收視率數據來進行選舉結果預測。結果可想而知,跌破了許多人的眼鏡。

所以第二件反映的就是網路資訊空戰,在未來將越顯重要。陳海茵說得沒錯「年輕的投票人口,根本不看電視,他們較常出現在網路上。」網路很難像傳統收視率一樣,根據某個時間某個頻道的消長來進行趨勢判讀,這個特性加深了人們對事件整體評價的不可預測性。

簡單來說,「傳統媒體」跟「網路」合起來就像一塊大餅,大餅被兩者分食。目前網路已經遠遠超過傳統媒體的佔比。但複雜的是,網路這一塊有許多餡料五彩繽紛,看得人眼花撩亂,卻也給聰明的先知帶來機會。

未來空戰,傳統媒體勢必不想缺席,而新興的自媒體意見領袖也將趁勢崛起。我想我們都樂意看見一個景象:這務必是個多元、正向、替社會引領新角度的媒體生態。

動動手指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