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背後的故事

故事總有脈絡。今天想聊一聊罷免的開始,以及終將到來的結束。

是誰開始提罷免的呢?
是何時出現罷免相關團體?
又是哪些團體可能因罷免案而得到政治利益?

時光回溯到2019年初…

罷免的動機

問個再簡單不行的問題:什麼樣的市民會在市長剛上任3個月的時候想罷免?這樣的時間點,新市府團隊還在市政交接的階段,局處首長上任的正在暖身,從缺的持續尋覓。更不用說預算是前市府提出的,基本上市政照著前朝規劃走。

所以這個階段想罷免,是「對前朝不滿意」還是「輸了不服氣」,非常耐人尋味。而為什麼說3個月就想罷免?請看以下截圖:

該公民割草行動社團早在2019年3月24日就成立,而韓國瑜在2018/12/25就職,代表就職三個月就有人成立社團在暖身,更不用說行動之前需要的討論跟籌劃了,肯定比三個月更早。

一但動機不單純,後面再怎麼說得天花亂墜,也只是在遮掩不理性罷免的事實。

為什麼說不理性?首先要問市長為何四年一任?因為市政用四年來驗收算合理的時間,而2020年才是新市府團隊自編預算,剛要起步的開始。公幼經費大增今年將看到成果,還有大推雙語教育最近更有南部第一所雙聯學制與美國簽約學校,經濟方面全年失業率3.64%創縣市合併後新低

如果說做太好所以該被罷免,那我也是醉了。合理預期韓國瑜三年後交出的高雄成績單會相當不錯,給部分團體相當大的危機感,因此必須罷免要趁早。

罷免的背後,神秘的微笑

再來看是誰在跟民眾要經費來宣傳罷免。

一個活動的背後,往往都有政黨的奧援才能推動。這個用消費韓國瑜的方式,來壯大政黨起步的聲量與累積能量,從投資報酬率來看非常划算。反正犧牲的是別人。

其實也不用說太多。還記得2019年的霸韓大遊行嗎?政黨的色彩也是濃厚到不行。當然合法的集會遊行沒什麼好說的,但如果有人踩紅線,猛刷「暴力與仇恨」,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們堅決反對言語暴力、反仇恨。

「有嗎?不是一切都很平和?」那要看你在哪個同溫層裡了。不多說上圖&新聞。

可能有人說,團體中難免有極端的人。不,他們的領導階層認為這樣沒有問題。

附上2019年12月底政黨發言人的論點,聲稱是作品,「是台灣才能有的自由」。不曉得大家對於這樣自由的解釋與主張,是什麼樣的感受與見解?

台灣社會,是否遇到討厭或不喜歡的人,就可以用獵巫的方式號招群眾,來進行集體霸凌?以自由與民主之名,執行言語暴力與催化仇恨?

到此,請再想想這場罷免究竟是陪這群人&政黨演戲,幫忙他們募款、增加聲量,還是真的在為高雄好?情勢再清楚不過。

對某些人來說,罷免成功與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擴張、擴張、再擴張。

反仇恨、非暴力

這個故事的背後就是用仇恨手法堆積起來的。至少從去年3月起開始運作,在市政都還無法驗收的情況下,強行推動。

政黨想要擴張勢力,請用理念與價值的闡述。想踩著別人的名氣來加以煽動仇恨的政黨,需要人民睜大眼睛好好辨識。

與理念同行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2020-02-23
訂閱
提示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