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承諾不選總統,最後卻出來選的原因?

這是來自留言區的問題:「想建議韓市長好好地公開解釋為什麼當年承諾不會選總統最後卻出來選總統的原因,若能獲得廣大市民的體諒與理解,相信對於重返執政會有很大的幫助」。

不難看出這是一位韓國瑜的支持者,卻反應出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連支持者都不清楚韓市長所做過的多次說明,那更別說在媒體報導不平衡的情況下,還有多少高雄市民與國民存有疑惑。

韓國瑜針對此話題做過相對的回應,我大概就自己的理解分幾個層次,替韓市長說明一下。

價值排序

首先,這一題不是簡單「是非題」,而是一個「價值排序」的問題。

對小朋友來說,可能玩樂的價值最高,勝過吃飯;對學生來說,可能有時朋友的價值最高,勝過讀書求學;對上班族來說,家人、薪水、未來發展的價值最高,為了更好的生活。

試問對現在的你而言,什麼價值是最崇高的呢?

對政治人物來說,謀求全民福祉會是最高價值,所以對韓國瑜來說,總統自然是價值排序更高的選擇。第一,這是他能替高雄市民做最多事情的位置;第二,有機會對全國需要興利、除弊的地方加以擘劃。

這就是價值的排序與選擇。

多數人的期待

我們都知道人的一生中有許多不得不做選擇的時刻,從時間的觀點來看,2019上半年進行黨內初選就是給韓國瑜的考題。

當然最後的結果我們都知道,初選結果韓勝出17%,而且初選前的民調結果韓國瑜支持度都呈現大勝的狀態。在這麼多人的期待下,選不選都是違背期待。

或許這就是身而為人的宿命,很多決定會讓某些人失望,但也會替很多人帶來希望。

最終,我們以全面性的價值取捨來做考量,以最大的福祉為依歸,然後做出一個又一個的決定。

韓國瑜也是,跟每個人一樣面對選擇都在進行價值排序。差別在於我們考慮的不外乎是自己的好,而他必須考量的是全體人民的好,做出決定,然後把責難與責任都背負。

高雄的未來

同時我們在做選擇時,也會看對未來的「期望值」。

想像一下如果韓國瑜不選總統,去符合一部分人所說的信守承諾標準,高雄這四年會更好嗎?

莫忘高雄負債約3000億,一年利息就要27億。李四川也提到一年預算扣除經常門、資本門,只剩下100多億可以用,而高雄幅員廣闊有38區,真的很艱困。

因此當有些市民問韓國瑜為什麼不能只是好好當市長,非要跑去選總統?想反問的,這是根據什麼樣的價值所丟出的問題呢?該為一廂情願的政治道德潔癖而全體犧牲,還是該為了高雄、全台灣的未來重新思考一遍?

我們,對未來的期望值是什麼?我們是否還有做夢的勇氣?

我想我們需要的不是韓國瑜的再次宣示或道歉。我們唯一需要的,就是本篇一開始所說:「做好你的價值選擇」,選一個對的總統與團隊。

很喜歡這個12.29台中造勢場畫面。那天下大雨,人民的期待卻是沸騰,期待著一個新的價值出現。

參考資料:美國帶職參選紀錄

  • 1991年,柯林頓就任阿肯薩斯州長,同年10月宣布參選總統,1992年10月當選第42屆美國總統。 
  • 1999年,布希任德克薩斯州長,同年6月帶職參選,2000年10月當選。
  • 2005年,歐巴馬就任伊利諾州參議員,2007年5月帶職參選總統當選。

延伸閱讀